懒癌早期患者

旁友,你听说过救蜂吗

『救蜂』母【划】父子组 短的可怜 清水

    Bumblebee其实很怀念那个时候,尽管那个时候他曾不知如何面对被毁坏的发声器,尽管他会在某次战役后不得不几天几天的躺在维修床上。
    尽管他现在也慢慢习惯了做一个小队的领袖。
    当他忙着细数那段旧时光时,他的处理器首先跳出了Ratchet的影像。
    哦,是啊,Bumblebee开始胡思乱想,如果Ratchet看到自己现在也不怎么优秀的小队,那就等着领一记扳手和一通教育吧,还有他知道那些逃犯被整天抓了放放了抓的时候.......不过如果Ratchet在这里,他一定有办法化解最近他和擎天柱之间的小摩擦——办法可能是一顿臭骂?Bumblebee带着沮丧的笑容,他异常失落。
这有点尴尬,因为有一瞬间他觉得这些想法不怎么靠谱了。
    虽然他还是对地球音乐着迷,而且害羞时还会忍不住挠挠头雕,但他清楚已经不能再扮演之前那个时不时会闯祸的小家伙的角色了,他不知道Ratchet会怎么面对现在的他,会表扬他吗?还是能芯平气和的与他共事?Bumblebee当然不讨厌得到别人的尊重,但如果这尊重来自于一个九百多万年都操不够芯的医官......这总会有些奇怪。
    多可惜啊,你时常会抱怨我有多么吵闹多么会找麻烦,现在我开始变得成熟了,你却不在我身边了。Bumblebee不肯放过自己似的想着,直到他没法再忽视机体里内置风扇疲于转动的躁音了,于是他闭上光镜,像个幼生体那样依依不舍的下线。